青岛市节能协会碳中和专业委员会官方网站

以后再说X

欢迎访问青岛节能协会碳中和专业委员会官网!

图片名

联系电话:
18300287781

主页 > 案例分享 > 优秀案例

优秀案例
  • 优秀案例
  • 常见问题
  • 案例分享

    绿证与碳信用齐上阵 I 企业做碳中和有多难?松下无锡工厂用了整整六年

    来源: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2-05-11 09:53:54 次浏览

    松下在中国推动大型工厂脱碳的经历表明,大型企业在试图减少与气候变化相关的温室气体方面,困难重重。

    为了让其排放量最高的中国工厂实现净零二氧化碳排放,松下公司足足花了大概6年的时间。这表明企业要减少碳足迹以应对气候变化,是多么困难。

    这家日本电子巨头已承诺到2030年消除或抵消其运营产生的所有温室气体排放。但松下公司相关主管表示,即使是在上海附近的无锡市生产电池的一家工厂,要做到净零排放也很困难。


    松下公司通过诸如用机器人代替工人和用 LED 代替荧光灯等措施逐步降低了能源消耗。当这还不够时,它购买了碳信用额度和可再生能源,最终让它在2021年宣布实现无锡工厂的碳中和。

    全球最大的碳排放企业之一

    在投资者、企业客户和消费者的敦促下,世界各地的大型企业开始采取类似措施来解决他们对温室效应的贡献。许多公司做出净零排放承诺,来减少和应对排放。

    根据松下公司和外部专家的估计,松下公司是全球最大的碳排放企业之一,其碳中和之路才刚刚起步。它必须把无锡的路径重复37次,才能抵消与公司运营相关的大约220万吨温室气体排放。

    而且,当纳入其供应商和产品的使用时,这些排放量仅占松下公司估计的1.1亿吨的2%。松下公司制定了2030 年直接运营排放量的目标,并在2050年之前处理其全部碳足迹,其碳足迹数量是苹果公司的五倍,大约相当于西班牙整个国家全年排放量的一半。


    松下公司是一家拥有104年历史的制造业巨头,拥有一万多家供应商,生产从冰箱、电视到电涌保护器保险丝等各种产品,但要在 2030 年之前将工厂的排放量归零将非常困难。松下公司负责环境部门对外事务的主管说,如今脱碳“是一个竞争力问题”。

    2017年,松下公司成为气候行动100+的目标。气候行动100+组织由全球投资者组成,敦促世界上大约一百个最大的排放企业减少其碳足迹。

    松下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一家欧洲汽车制造商已要求松下公司确保其供应的零部件在不久的将来是无碳的。未来,可能有更多的企业客户会效仿。他拒绝透露相关汽车公司的名字。将松下列为供应商的苹果公司表示,到 2030 年其供应链将“实现碳中和”。

    其他苹果供应商,例如芯片制造商台积电公司和组装商富士康公司,也制定了自己的减排目标。

    安装太阳能电池板

    松下公司在2015年将注意力转向无锡工厂,这一年国际巴黎气候协议设定了将全球气温上升幅度从工业化前水平控制在2摄氏度以下的目标,以避免气候变化的最严重影响。

    无锡工厂生产锂离子和镍氢电池,为笔记本电脑、电动自行车和应急照明等设备供电。它使用大量能源,主要是电力。在测试过程中需要消耗特别大量的电力来为电池充电和放电,以及化石燃料产生的蒸汽,用于干燥机和除湿机等设备。


    当时,松下公司计算出电力和蒸汽每年造成约6万吨碳排放,这是松下公司在中国50多个制造基地中最高的,约占其在中国总碳排放量的十分之一。

    松下公司通常试图通过控制其使用的能源量和自己生产清洁电力来减少排放。因此,无锡工厂开始在其建筑物的屋顶上安装太阳能电池板,最终带来的能量足以将其估计的排放量减少约1250吨。

    该工厂的业务规划总监表示,管理人员必须努力想出降低能耗的新方法。他们引入了一种更节能的方式来运行工厂的除尘器、空气压缩机和排气扇,从而每年减少660吨二氧化碳。

    尝试了各种节能措施

    该工厂解决了工人繁重的生产线、流程自动化和转向机器人的问题。这些举措将员工人数减少了38%,每块电池的能源消耗量减少了11%,排放量减少了2710吨。它用低瓦数的LED灯取代了将近1.4万盏荧光灯和其他类型的灯,并与附近的日本办公机器制造商柯尼卡美能达公司的工厂交换了节能技巧。

    工程师咨询了无锡工厂的一家设备制造商,找到了一种方法来收集和回收电池放电时产生的部分电能。然而,直到2020年,无锡工厂仅设法减少了其估计排放量的四分之一左右。

    “一开始,我们尝试了各种节能措施。”相关负责人说,“但有一段时间,我们对如何达到零感到非常困扰。”

    金融工具脱碳:担心未来成本上升

    最后,松下公司和其他公司一样,转向金融工具,通过购买清洁能源或其他地方创造的减排量来抵消其产生的碳排放。

    为了处理无锡工厂占剩余 4.4万吨碳排放量80%的电力,该公司购买了可再生能源证书,每份证书代表当地风能、太阳能或其他清洁能源产生的1兆瓦时电力能源项目。此次收购让无锡工厂替代了国家电网的等量电力,国家电网往往依赖燃煤电厂。

    为了应对蒸汽生产的排放,工厂购买了碳信用额度,例如种植树木或保护森林,以减少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含量或防止排放量增加。

    该工厂的管理人员表示,目前在中国购买碳信用额度和可再生能源证书的成本是可以承受的,2021 年约为4.7万美元,大约是工厂为其设备供电所支付费用的0.5%。这意味着松下可以在不提高其生产的电池价格的情况下,减少和抵消无锡工厂的排放。

    但无锡工厂的管理人员担心,随着越来越多的公司急于走向绿色环保,此类证书的成本将会上升。


    以上信息源自于网络。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立,仅供学习参考、交流之目的,如有侵犯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及时删除!

    丁仲礼:中国要在“固碳量”“中和程度”上争取话语权(图1)

    丁仲礼:中国要在“固碳量”“中和程度”上争取话语权(图2)

    丁仲礼:中国要在“固碳量”“中和程度”上争取话语权(图3)

    专委会单位会员入会登记表
    专委会个人会员入会登记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