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市节能协会碳中和专业委员会官方网站

以后再说X

欢迎访问青岛节能协会碳中和专业委员会官网!

图片名

联系电话:
18300287781

主页 > 最新资讯 > 碳交易资讯

碳交易资讯
  • 国内碳资讯
  • 国际碳资讯
  • 碳交易资讯
  • 常见问题
  • 推升碳价格,欧盟经验大可借鉴

    来源: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2-01-13 11:02:24 次浏览

    从年初开盘日的33欧元/吨起步,到年终收盘日站上90欧元/吨的历史最高价位,欧盟碳市场在刚刚过去的2021年演绎出了一段激情飞扬的行情,相比之下,国内碳市场一年仅上涨13%,“牛”气略显不足。资料显示,欧盟碳市场已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强制性排放交易机制,被视为全球碳定价的风向标,其价格不断走高的背后有着值得借鉴的成功经验。


    在全球所有控排与减排工具中,碳市场是最重要的力量,而碳价格又是碳市场的核心风向标,并且实际过程中碳价格的走高意义非常重大。高碳价意味着企业碳排放的高成本,那些重排大户要想超标排放就必须花大价钱从市场上购买到碳配额,而不是想排多少就排多少,由此便可倒逼更多企业更好地进行自我减排,比如增加内部碳减排的设施投资等,因为只有这样,企业的最终所得方可大于购买碳指标的总体所失。同样,那些自我控排与减排做得好的企业由此多出来的碳配额指标因为碳价的走高而大幅增值,乃至通过交易最终获得的收益也可抵消或者超过前期为减排而投入的成本,也就是碳交易所得要大于碳设施投资的总体所失。长此以往,就会有更多的企业愿意自觉减排与控排,人类碳中和愿景便可如期实现。


    的确,碳价的升降有着自身的市场规律,目前全球已建成的碳交易系统达24个,其中欧盟、新西兰、美国加州和韩国四大碳市场运行较为成熟,但即便如此,几乎所有国家和地区碳价格都走得异常艰难与崎岖,直至今日许多市场的碳价还是不温不火。同时,即便是做得较为成功的欧盟碳市场,碳价的总体运行过程也是一波三折。2005年上线交易首日,欧盟碳价格为20欧元/吨,国际金融危机时期,碳配额需求急剧萎缩,碳价一路降至只有7欧元/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欧盟碳价格再次被打到15欧元/吨之下。不过,面对碳价格的起落颠簸,欧盟总是以足够的耐心在政策层面做着持续性改进,最终让碳价终于回升到目前的历史高位,同时也是全球最贵的碳价格。


    首先,多层次交易平台制造了欧盟碳价上涨的内在动力。与全球其他国家与地区只有一个或者为数不多的碳交易平台完全不同,欧盟拥有欧洲气候交易所、欧洲能源交易所、Climex联盟、绿色交易所以及被收购但依然独立运行的Nord Pool等五个主要碳交易平台,五大交易所在职能承担上错位发展,同时又互相连接,其中最为重要的是碳配额可以在平台之间自由流动与转让,由此更容易让市场发挥价格发现功能;此外,也正是众多交易平台优质与完善的服务供给,使得欧盟碳交易量和交易额长期高居全球首位,而活跃的交易量则是成就价格上行的最重要动力。


    其次,多元投资主体制造了碳价上涨的托举力。对于一个功能健全的碳市场来说,仅有交易平台但没有参与者的积极参与,也只能是一个好看的花架子;另外,让政策框定的企业参与碳市场,某种程度上也只是发挥了碳市场的融资功能,如果没有投资功能,不仅碳市场的结构不完整,整个市场也不会产生较为乐观的交易量与活跃度。正是如此,欧盟碳市场特别注重从融资与投资两端为众多投资者参与市场提供支持,由此培育出了多元化的投资主体阵容,其中既有企业交易主体,也有自然人交易主体;不仅有机构组织参与,也有个人参与,众人拾柴火焰高,人潮涌动之下碳价焉有不涨之理?


    其三,丰富的交易品种制造了欧盟碳价上涨的牵引力。欧盟碳市场既有现货产品交易,也有标准化减排期货合同产品,同时还有围绕着碳产品以及各种追踪欧盟排碳配额期货的基金等零售产品,其中目前欧盟碳期货交易量成交规模为现货的30倍,充分发挥了引导投资者的市场预期作用。对于一些碳排放企业,除了借助现货市场解决自己碳配额供求问题外,也能通过参与期货市场的做多或者沽空交易来获利,同时实现风险的对冲;对于投资银行、对冲基金、私募基金以及证券公司等金融机构而言,参与碳市场交易不仅可以丰富自己手中的金融产品,而且开辟了一条新的财源。各路资本人马将碳产品作为理想的投资对象,巨量资金在碳市场集结,碳价不断获得空中加油的力量。


    再有,市场稳定储备机制(MSR)制造了欧盟碳价上涨的推动力。为应对需求侧压制和配额过剩对碳价形成的冲击,欧盟每年发布截至上一年底碳市场的累积过剩配额总数,然后将过剩配额总数的24%转存入MSR,实际操作则是在年度配额拍卖量中减去相应的数额,比如截止到2020年底欧盟累积过剩配额总数14.2亿吨,那么下一年度配额拍卖将减少3.4亿吨,也就是2021年的拍卖配额比当年年度配额拍卖总额少了四成,由此向需求方传递出配额递减与稀缺的信号,从而制造出碳价上涨的预期。


    同时,“限额与交易”原则制造了欧盟碳价上涨的作用力。“限额与交易”原则是指在污染物排放总量不超过允许上限的前提下,内部各排放源可通过货币交换的方式相互调剂排放量,且该上限会逐年降低,最终实现减排目的。原来欧盟打算碳排放配额年度递减率自2021年起由原来的1.74%升至2.2%,但考虑到2.2%的年度递减率无法帮助实现2030年气候目标,因此将限额递减率提升至2.6%,碳配额供给小于需求的格局由此被进一步强化,反映到碳市场上碳价便获得了上行的动力。


    此外,碳税制造了碳价上涨的助推力。碳税与碳交易是欧盟碳市场的两个重要支柱,除了覆盖一切二氧化碳的重排放行业外,欧盟的碳税机制还比较健全与完善,部分国家对不同燃料来源的排放实施不同税率,同时超额排放与依规排放的税率也完全不同,而从碳税出台至今欧洲各国碳税整体呈上升趋势。作为欧盟碳排放交易体系的有力政策补充,碳税力度的加大,必然将更多的碳排放企业倒逼到碳市场中来,由此充实碳市场繁荣与碳价走高的微观基础。


    最后,调高目标制造了欧盟碳价上涨的刺激力。去年欧委会将2030年气候目标从40%提高到了55%,由于碳市场的配额总供给是由欧盟的总减排目标决定的,减排目标的提高必然会提高碳市场的减排力度和减少配额总供给。据欧委会发布的量化评估报告,在40%减排目标要求下,碳市场2030年减排力度为43%,而在新的55%的目标之下,碳市场减排力度大约会提升到62%~65%,也就意味着配额总供给下降得更多,由此引导碳价走高,而碳价的走高,意味那些超额减排并有富余配额的企业盈利增多,从而更广泛刺激企业参与碳市场交易。

    (作者系中国市场学会理事、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经济学教授)

    以上信息源自于网络。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立,仅供学习参考、交流之目的,如有侵犯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及时删除!

    丁仲礼:中国要在“固碳量”“中和程度”上争取话语权(图1)

    丁仲礼:中国要在“固碳量”“中和程度”上争取话语权(图2)

    丁仲礼:中国要在“固碳量”“中和程度”上争取话语权(图3)

    专委会单位会员入会登记表
    专委会个人会员入会登记表